首页 矿机 矿机托管 矿场托管 矿池 比特币挖矿 以太坊挖矿 挖矿资讯 挖矿百科
  世界挖矿网-全球矿工推荐的专业挖矿平台  
首页 矿机 矿机托管 矿场托管 矿池 比特币挖矿 以太坊挖矿 挖矿资讯 挖矿百科
首页 > 挖矿资讯 > 虚拟币挖矿系统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虚拟币挖矿系统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5月的内蒙古鄂尔多斯,气温高低不定,大风却很少缺席。常有一阵狂风突然卷起黄沙,迫使行人背过身闪避。当地对虚拟货币“挖矿”业的政策,也如同天气般严酷。

2021年2月底-5月底,三个月内,内蒙古连发三项政令,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5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上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全球规模前列的比特币“矿场”曾坐落鄂尔多斯,如今“矿工”纷纷撤离。

“挖矿”消耗大量能源,却贡献微薄税收,还带来了不可预期的金融风险。四川等“挖矿”大省也正在研究相关方案,曾经风光一时的虚拟货币,何去何从?

“草原硅谷梦”

鄂尔多斯从不缺乏故事。除了温暖的羊绒衫家喻户晓,早年富集的煤炭开采让这座城市和它的市民迅速鼓起了腰包。

几年前,意图转型的鄂尔多斯向“云计算、大数据”产业伸出橄榄枝,这座城市又有了新名片——草原硅谷。“云聚鄂尔多斯,数集草原硅谷”,在鄂尔多斯高新区云计算产业园的入口,招牌至今醒目。

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鄂尔多斯意图打造“草原硅谷”,曾吸引不少虚拟货币“矿场”入驻。 (南方周末记者 林方舟/图)

不仅京东、联通等大公司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没有实物,而是一串代码组成,获得过程俗称“挖矿”——运用设备(一般为计算机,称为矿机)进行与随机数相关的计算,谁率先解出答案,谁就能获得比特币奖励。越多设备同时计算,计算能力(俗称算力)越强,就越容易找到答案,集合多台矿机的“矿场”便应运而生。

成立于2013年的比特大陆是全球最大的矿机制造公司之一。据曾经探访的媒体报道,当时比特大陆在园区部署了数万台矿机,掌握着比特币世界中约4%的算力,高峰时期,一年能够挖掘出超过10万枚比特币,以2017年8月最高突破3万元人民币一枚的价格计算,价值超过30亿元人民币。

矿机闪烁着红绿相间的光彻夜轰鸣,科幻世界中的景象跟着当年疯涨的比特币币价,一起冲击着人们的神经。

时隔数年,2021年5月23日,南方周末记者在现场只看到了空空荡荡的厂房,装载矿机的货架落满了灰尘。四处安静凋敝,再也听不到矿机运转时高达90分贝的噪音。为把热浪排到室外,此前,厂房许多窗户被卸下装上风扇,如今便宜的木板取代了风扇。

“我们一年多之前到这儿的时候,他们已经搬走了,不清楚什么时候搬的。”厂区内的一位工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今厂房主人已是一家生产石英的企业,“我们是做制造业的,跟‘挖矿’一点关系也没有”。

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矿场”原来散热风扇的位置如今被木板盖住。 (南方周末记者 林方舟/图)

一位比特大陆公司员工称,公司目前已经没有对接媒体的公关人员,一度高调的公司如今已尽力低调。

不过,昔日比特币“挖矿”只是属于少数人的狂欢,与鄂尔多斯绝大多数市民无关,他们并不知晓“挖矿”行业曾在这片土地存在。

若不是原址废弃蓝白色的厂房墙壁依稀留下的“BITMAIN”(比特大陆)“Bitbank”(比特银行)等英文字迹,这个曾经的全球规模前列的“矿场”似乎没在这里出现过。

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曾经的全球最大“矿场”之一如今已物是人非,墙上依稀可见“BITMAIN”字迹。 (南方周末记者 林方舟/图)

“矿工”像候鸟般追逐便宜的电价

其实,比特币迎来牛市时,虚拟货币“挖矿”政策已开始收紧。

2017年1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召开座谈会。会议提到,相关省市整治办认为,“挖矿”产业与实体经济并无关系、耗能较大。下一步应引导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有序退出。一个月后,内蒙古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办公室即向包头、鄂尔多斯、巴彦淖尔、乌海市印发有序退出的通知。

比特币的匿名、安全、自由、去中心化等特点,被不少人押注是未来的“数字黄金”。但高速度运算的代价,也是“挖矿”遭到打击的原因——耗电。

比特币是电的产物。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已经超过马来西亚、乌克兰、瑞典等国家的耗电量,接近耗电排名第25名的越南。

比特币挖掘最初在个人电脑上就可以实现,现在则必须由专业的矿机组成大规模“矿场”,大幅提高的门槛把普通人挡在圈外。谁拥有廉价的电力,谁就拥有更多比特币挖矿能力。正因此,“矿工”像候鸟般追逐便宜的电价。每年5-10月,云贵川进入丰水期,水电便宜,枯水季新疆、内蒙古火电更划算,“矿工”们随之迁徙,周而复始。

一位在内蒙古、云南、四川、新疆当地“矿场”都有矿机托管的“矿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8年他开始挖矿,最早在四川眉山和四川另外一个城市各托管了100台矿机,购买矿机花了30万,但由于没经验,跑了几个月就到冬天了,电价上涨没赚到钱。

之后,该“矿工”丰水期在云南、四川挖矿,电价0.24-0.26元/度;枯水期在内蒙古和新疆挖矿,电价在0.34-0.36元/度之间。挖矿成本绝大部分都来自电费,“矿场”租金、运营费用花不了多少钱。

他甚至总结出一套经验:内蒙古全年有电,必须得买大算力的矿机,一般的矿机不行,否则电费都赚不回来;四川可以部署小算力的矿机,丰水期跑,枯水期停,2021年赶上大牛市,“可能冬天还要继续跑,也有得赚”。

为获取便宜电力,有些人甚至绞尽脑汁。裁判文书网上,即有不少为“挖矿”而盗窃电力的刑事判决书。2020年,黑龙江大庆警方捣毁了一个伪装成坟头的比特币“挖矿”窝点,其盗窃附近油田的电力,矿机被埋在地下,出风口处用柴火垛遮掩。

连年“清退”

何为“大数据产业”,谁能享受地方电价、土地和税收等优惠政策,很难界定。

鄂尔多斯也意识到了问题。2019年内蒙古自治区“两会”上,区政协委员、农工党鄂尔多斯市委会主委段枚然提交提案,建议制定云计算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界定标准。

段枚然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鄂尔多斯市个别部门当时在“认识上有误区”,倾向于将部分“挖矿”企业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给予其优惠政策。“‘挖矿’说白了就是一帮电脑在干活,如果随便弄两台电脑就是高新技术企业,那就没有意义了。”

2019年6月,内蒙古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对段枚然提交的提案作出答复:已排查发现15家“挖矿”企业,指导盟市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企业退出。截至2018年底,4家已陆续退出,其他11家仍在整改。

此时,内蒙古清理“挖矿”企业力度已进一步趋严。2019年8月,内蒙古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全区金融形势分析报告》中再次明确提出,将加快清退“挖矿”企业,理由是“全面清理整顿金融市场秩序”“防风险实现经济良性发展”。

虽然过去几年内蒙古屡次清退“矿场”,但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风头过了后,一些“矿场”又会重新冒出来。

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内蒙古从2018年甚至更早的时候,每年冬天都要清退“矿场”。“电不够的时候把‘矿场’赶走”,冬天取暖季用电高峰过后“矿场”又回到内蒙古,江卓尔称,这主要因为当地的电网和火电厂长期亏损,不愿错过这些上门“财神”。

唯一“未完成”能耗考核的省份

连续几年发布清退政策之后,2021年,“十三五”能耗成绩单出炉,内蒙古能耗总量、单位GDP能耗强度均未完成控制目标。国家发改委2021年2月公布各省份2019年度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考核结果,内蒙古是唯一“未完成”考核的省份,被通报批评。

能耗成绩垫底,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内蒙古终对虚拟货币“挖矿”下了狠心。

先是在2月底,区发改委提出“死线”:4月底前全部退出。“现在(能耗双控)这是头等大事,市里头重视的不得了,逢会必提。”段枚然也感受到这种气氛。

5月初,内蒙古又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鼓励群众监督举报。5月底,更列出了涉及虚拟货币“挖矿”的主体,除了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甚至还包括网吧。处罚措施严厉,不仅相关企业及有关人员“挖矿”被纳入失信黑名单,公职人员还要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2021年‘矿场’的清退应该是历年来最严厉的一次。”江卓尔判断,由于能耗“双控”的压力,内蒙古未来可能不会有大规模的“矿场”了。

南方周末记者走访发现,鄂尔多斯的不少其他企业也能感受到这种阵痛。5月22日,在鄂尔多斯高新区云计算产业园内,一家做数据渲染的公司正把机房的电脑转移到一台大货车上,现场负责人称,因为自2021年3月开始的“限电”等原因,准备离开内蒙古。

在达拉特旗三墒梁工业园,偌大的园区很少能看到人影,平坦宽阔的六车道马路罕有车辆行驶,已成为驾校训练场地。行道树的树冠小得就像牙刷的刷头,随着大风挥舞。许多工厂大门紧闭,不见开工的迹象。一位烧结工厂的工人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由于“限电”,工厂已减产,业绩“勉强维持”。

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建设在郊区一条高速公路旁的鄂尔多斯高新区云计算产业园。 (南方周末记者 林方舟/图)

整体退出算力向全球扩散

根据剑桥替代金融中心数据,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全球比特币算力中的65%来自中国,美国是算力占比第二高的国家,但仅占7.24%。新疆和四川是中国算力最大的两区,分别占据全网算力的35.76%和9.66%。而内蒙古排名第三,占8.06%。

内蒙古严令清退“挖矿”之后,币圈和矿圈人士都在观察四川等“挖矿”大省会不会紧跟脚步。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四川一家矿场,自称有几百台比特币矿机想托管。工作人员主动询问:“你是内蒙古的吧?”他称,由于政策打压,最近内蒙古有不少闲置的矿机,但“现在比特币矿机不好找地方(托管)”。

四川是水电大省,丰水期存在严重的“弃水弃电”现象。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全国“弃水”电量主要就在四川省。为利用“弃水弃电”,2019年起四川省在甘孜、攀枝花、雅安、乐山、凉山、阿坝等6个市州建设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丰水期的优惠电价,吸引了大批挖矿企业入驻。

根据官方消息,6月2日,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邀请当地电力公司、电力交易中心、售电公司召开座谈会,讨论“关停虚拟货币挖矿对今年四川弃水电量的影响分析”等话题,会议内容尚未公开。

江卓尔认为,许多四川“矿场”消纳了“弃水弃电”,还在川西偏远山区创造了就业岗位和税收,是否关停这些“矿场”让当地政府陷入两难。

“虽然目前国内各地区监管细节尚未全部落地,但是中国的比特币挖矿整体退出,算力向全球扩散已成必然。”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于佳宁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于佳宁指出,早期矿工倾向于伊朗等电费较为低廉地区,但由于疫情和当地政局等因素影响,伊朗已不再是理想地点。大型矿业公司目前更青睐美国、加拿大等电力市场高度市场化或是哈萨克斯坦等对挖矿业有所扶持的地区。

北美地区的优势是合规化程度高和水电资源充沛,但劣势是综合成本较高,江卓尔称北美矿场建设成本可达中国五倍。中亚地区的优势则是电费相对较低,但也存在政策稳定风险,以及较高的隐形成本。

深圳某区块链投资机构的一位投资经理观察到,从2013年以来,比特币大概经历了三波牛市,每逢牛市都会遭遇管控。比特币是虚拟货币市场的风向标。于佳宁称,很难说目前虚拟货币对金融体系的稳定带来了多大影响,但发展中暴露出的市场操纵、欺诈、投资者保护不足、洗钱等问题已引起了各国监管机构的高度

虚拟货币并非只用于“炒币”,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安全等优势。“任何不能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技术或金融创新价值非常有限。”于佳宁认为,只有能够与实体经济的产业深度结合,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和威力才能显现出来。

(南方周末实习生朱月萌亦有贡献)

南方周末记者 林方舟 南方周末实习生 冯雅雯

免责声明:世界挖矿网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界挖矿网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Copyright © 2022 世界挖矿网 湘ICP备2022006259号